如果你要旅行,你想去哪里?

呐,路。

十一点半的时候我放下手机闭上了眼睛,几分钟过去了,没有睡意,只有焦虑感在一点一点不断加深。我最近过得一点都不好,控制不了握着手机的手,心脏疼,以及好好的做一个积极向上的社会主义好青年。所以今晚我又一次没有能成功把心头的焦虑感压下去,睡觉,而是费力翻出你的qq空间,一条一条地浏览你的动态。对,你的空间又重新开放了。在上一次我请求你把空间锁上之前,它也是开放的,而那时候我们已经不是qq好友了。

虽然不是qq好友,但是微博,贴吧是相互关注的,手机号码是存着的,邮箱是保持联系的。甚至最近在我找回从来不玩的人人密码时,发现你浏览过我的主页。在过去我总是费尽心机的获取你的动态,绞尽脑汁地点开那些网页,注视你的一言一语。贪婪的,小心翼翼的,像个十足的偷窥者。

乌鸦,1900,《当你老了》……那时我们的话题似乎不少,然而我却回想不起来,即使能回想起来一些,在现在看来也是寡淡的。

老四,大概你现在过得还不错,设计,摄影,你应该是投入其中的。在你心里,翻墙,喝酒,安慰失恋的兄弟的那段时光,大概已经过得很远了。有些细节,有些事,已经飘散在风中了。纵然你觉得自己孤独,身边的朋友也还是一大群。虽然只是换了一批又一批,我们共同的朋友们,估计也早像你我一样远了。

我曾经在镇上的街角看见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,瘦瘦的男生独自站立。我在车上匆忙的瞥了一眼,无端想起你,或许在我的心里,你就像那样。

呐,路。你就像一个不存在的人。曾与你约好我会踩单车从镇头到镇尾。后来我知道,镇子是不分镇头与镇尾的,我放下了这个约定,就如同忘记了当时好朋友安慰我时,我的感动。不是你我不会知道自己的执念有这么深,在几年的时间里明明灭灭却没有消失。也是你让我知道,我还是个重感情的人,离开每一个重要的人,心里的阴影都是那么重。有时候我可以很淡然,有时候我又执着得不堪。

最迟在十一点半之前睡觉,是你对我的要求。我傻傻的把这个当作一条界限,过了这个时间点,几点睡都无所谓。也许在以后我要好好的听你一回话,早睡早起做祖国八九点的太阳,热爱生活。

晚安,1900会畏惧,愿你不会。

小何子

2015/06/19